一个人在云南旅居的 21 天——小隐于世,怡然自得

Updated on with 1,589 views

引言

不需要周密的计划和详尽的安排,去一个陌生的城市,这是今年计划中的一部分,只不过从旅行变成了旅居。虽说是一个人,但我带了一位特殊的“朋友”—— 《瓦尔登湖》,是的,这是作者梭罗的一部自传式散文。这一路,他比我更兴奋,中途还走丢了一次,好在我又将他领了回来。

吃住行

洱海是个能正好塞下 1000 个瓦尔登湖的地方,作为内陆湖,它是大的出奇,也许这就是把它称之为 “海” 的原因吧。更靠谱的说法是,白族人未曾见过海,为了表达对海的向往,故称之为 “洱海”

我住在距离洱海步行6分钟路程的一个村子里——才村,比起古城这里静谧的环境更能容纳旅居者。我住的客栈一楼有一个书房和一个客厅,二楼也有可供办公的区域,非常适合我这样的“数字游民”。

书房非常适合开会,客厅则适合日常的学习,通常情况下没有其他人打搅,来访的客人看到只有我一个人,会把我当做客栈老板,确实,我也这么做了,我真正的客栈老板黑白颠倒,早上未必能见到人,我就顺便帮忙解决了来客的问题。

来云南,有一个主线任务,来这里写完小论文的其中一部分章节。其余的的是支线任务。同时,在闲暇时刻阅读《瓦尔登湖》这本经典著作。

大理的气候不错,待的21天里几乎都是好天气,只有偶尔会有太阳雨。坏处就是紫外线强度太高,出去一定得防晒,日照时间也很长,晚上七点半太阳才落山。

比较不习惯的是这里的饮食,开始以为是我踩坑了,后来发现好像都一样。特色小吃浅尝了一下,一共炫掉1个喜洲粑粑,1 个烤乳扇,1 个肉酱饵块,9 个鲜花饼。肉酱饵块还不错,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这个名字。

出去玩基本以海西一块为主,海东实在是不方便过去。去了大理古城,虽叫“古城”,但大部分建筑还是翻新的,商业化也比较重的。我还到访了大理大学,没错,是溜进去的,毕竟我一看就是个大学生,校园里人不多,可能是因为室外紫外线强的缘故吧。

如果有想到大理玩的朋友。可以按我说的游玩。

第一天可以去洱海骑行,海西走廊 46 公里,如果是骑自行车,骑完全程屁股估计会不太好受,我从才村骑到了喜洲古镇,一共骑了 20 多公里,人已经骑麻木了。在那边坐下来喝杯咖啡,看看麦田还是蛮惬意的。

第二天可以去爬个仓山,当然也可以选择其他的山,例如鸡足山和鸟跳山等,只不过仓山比较近。在这躺在床上海拔是 1980 米,比大明山牵牛岗还高出 480 米,所以空气质量还是蛮不错的。徒步仓山,风景非常原始,一共上到了海拔 2700+,这也是目前我到过的海拔最高的地方。下午的时候想坐着索道上山顶,但上顶风太大,索道都关闭了。

第三天可以去一些比较短时间游玩的地方,比如崇圣寺三塔之类的。好在我待的时间久,后面还去了一些其他地方,比如沙溪古镇。

遇到的人

作为一个严格控制好友列表的人,来了这里后,来之后,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人。

我以为,独自出游或旅行的人应该不会太多。但这一路,遇到了独自请年假出来度假的某航空乘,有在校读书的大三学生,学生是时间最多的群体;有即将毕业的研三学生,这一路遇到最多的就是研究生伙伴;还有和我同住一个客栈的产品经理,在这远程上班一个月,做了我之前想做的。

令我印象最深的,是我的学习搭子——英国某大学的硕士留学生。海龟回国应届找工作中,一问才发现还是 QS 前 10 的。

如果社交能力有等级,那么她一定是社交天花板,我把将其定义为 social terrorist(社交恐怖分子),自来熟,且知识储备也十分惊人。可见其阅历是相当丰富。毕竟是出自一个有三十多位诺奖得主的大学。

同属互联网行业,她手里已经握有大厂 offer,并且薪资在应届生中绝对算不错了,“你这还嫌低?”,跟我讲的理由,我觉得颇有些滑稽…

一群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,你有什么理由躺平?回杭后我又制定了一些计划,后续我会看看执行的效果,再加以完善。

星空

大理的海拔非常适合观星,天蝎座升起的那一刻起,能在无夜的黑夜看到银河。

对于追星者来说,这里是一个完美的观星点。熬了三个晚上出来拍星空,夜里1点多光污染还是有些许的,银心没法看清,但星空还是很明朗的。

在离开大理之前,最后一次扛着相机、三脚架,蹲点拍星空。没想到天空突然划过一道亮光,0.5秒!太快了,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流星!太绚丽了!

照片集

出发时杭州是阴雨天,云层和棉花糖似的

客栈的院子

书房里学习

鲜花饼和酸奶

洱海的日出

喜洲麦田

肉酱饵块(应该这么叫吧)

傣族手抓饭

古城

仓山

喜洲古镇

沙溪古戏台

北斗七星

仰望星空

结语

人生的每段旅程,最有价值的就是沿途的风景和伙伴!回归日常后,继续努力向前吧!


标题:一个人在云南旅居的 21 天——小隐于世,怡然自得
作者:Jeffrey

Responses
取消